试了试温度便坐到薛如云的旁边

- 编辑:admin -

试了试温度便坐到薛如云的旁边

 
    “那个时候,正是我最需要钱的时候,那个知名导演的话,无疑具有很大的诱惑力。”
 
    苏锐静静的听着,没有插话,他知道,现在的薛如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倾听对象,好不容易借着酒劲吐露心声,他不想打断,也不能打断。
 
    说到这儿,薛如云停了下来:“你怎么不问问我后来的结果?”
 
    苏锐只得摊开了手:“就算我不问,你也肯定会说的,而且我认为你肯定没有接受了那个导演的提议。”
 
    只是,薛如云却摇了摇头,眼中的笑容有些苦涩。
 
    苏锐的心头一跳。
 
    如果薛如云答应了,那么苏锐也可以理解,毕竟一个女孩子从小到大遭受过那么多的苦难,遇见这样的要求,就像是溺水的人遇到救命的绳索一样,该拼命抓住才是。在那种情况下,做出这样的举动,并不稀奇。
 
    在生命的转折关头,假清高是最不值得提倡的。如何努力的活着,才是最关键的命题。
 
    “我答应了。”薛如云终于说出来这四个字,这四个字让苏锐觉得胸口发闷,心脏发疼。
 
    他不会因此而嫌弃薛如云,只是会心疼这个女人。
 
    “是不是觉得我很脏?是不是不想和我再接触了?”
 
    苏锐摇了摇头:“我绝对没有一点这方面的想法,只是,有点心疼。”
 
    “心疼什么?”薛如云的嘴角牵扯出一丝微微笑容来,似乎苏锐的答案让她感觉到很舒心。
 
    他在心疼自己?
 
    苏锐很直白的说道:“心疼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苏锐这句话无疑很是活跃了气氛,就连薛如云也忍俊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气氛都被你破坏了。”薛如云打了苏锐一下:“我没被猪拱过。”
 
    苏锐瞪大了眼睛,道:“可是你刚才说……”
 
    “我把他骗到酒店,让他先洗好澡等着我,然后我就把房间号告诉了他老婆。”
 
    苏锐差点笑起来。
 
    在得知薛如云并没有遭受那个导演的潜规则之后,他的心情也轻松了许多,这和男人的那种病态情结没有任何的关系,只是单纯的心疼她的遭遇。
 
    “那后来怎样?”
 
    “他老婆去酒店的时候,他还以为是我,直接光着身子跑过来,被他老婆狠狠揍了一顿。再然后,他们就离婚了。”薛如云说道:“他们离婚,应该算是我的功劳,不然圈外的人都还以为他是个模范丈夫呢。”
 
    苏锐点了点头:“那个圈子的混乱是非常可以理解的。”
 
    在苏锐看来,那些演员们如果想要把戏演好,就必须要投入真实的感情,在一部戏里,男演员和女演员要相处几个月,在戏中把生活中所经历的悲欢离合全部经历一遍。即便刻意控制着感情,最终也会控制不住。**什么的实在太正常不过了。
 
    而作为导演,在这方面就更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了。
 
    薛如云又和苏锐碰了一杯酒,二人齐齐干杯。
 
    “后来,我遇到过许多男人,他们要么想泡我,要么想养我当情人,每一个人看我的眼神中都充满了**。”
 
    薛如云看着苏锐,目光直视,眨也不眨,继续说道:“只有你,你在和我相处的时候,虽然语言动作都有些轻佻,但是我能够看得出来,你的眼神之中没有包含任何的**,这是和所有男人都不同的。”
 
    苏锐摸了摸鼻子,似乎是对薛如云的评价不甚满意:“那啥,我很轻佻吗?”
 
    薛如云瞥了他一眼:“不轻佻的话,会打女人的屁股吗?”
 
    苏锐顿时觉得自己无话可说。
 
    “你如果离开,那么麦克斯酒吧交给谁打理?”
 
    麦克斯酒吧完全可以称之为薛如云的大本营,是她崛起的根据地,更是向薛家展开报复的立足点。这个最根本的地方是绝对不能够失去的,它可以源源不断的为薛如云的动作保障战斗力。
 
    “我已经有一个非常合适的人选,她是我带入行的,之前就是我酒吧的副经理,把这里交给她打理,我非常放心。”薛如云说道。
 
    “我还有个主意。”苏锐说道:“我让李阳把张浩手底下的几个酒吧全部转到你的名下,你要有了这几个酒吧,就能组建个连锁公司了,抱团的力量总比你一个人的威慑力要大得多。”
 
    薛如云听了,明显有些心动,可是她知道,如果这样的话,自己欠苏锐的就更多了——几辈子也别想还的清呢。
 
    “你这是逼着姐姐以身相许啊。”薛如云叹了一口气,趴伏在苏锐的肩头,然后两只手紧紧环住了他的脖子。
 
    这紧紧一搂,谁也不知道其中关乎多少复杂的情感。
 
    一般来讲,有苏锐在的时候,美好的场景总不会持续太久,薛如云搂着他,按理说他应该很享受才是,可是苏锐的开始翻着白眼……
 
    “呼,妖精,你太大了,差点把我憋死。”苏锐把脸从两座山峰里挣脱出来,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竟然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
 
    在这个代表着离别的夜晚,两个人,足足喝掉了四瓶白酒。
 
    薛如云依旧趴在苏锐的肩头,闭着眼睛稀里糊涂的说些什么,可是已经语无伦次,就连苏锐也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
 
    两个人已经保持着这种暧昧的姿势一晚上了。
 
    苏锐的酒量比较强悍,再加上自身的体质很强,脑袋还算清醒,并没有被酒精侵蚀的太厉害。
 
    他拍了拍薛如云的屁股,道:“妖精,都快十二点了,我该送你回家了。”
 
    薛如云却依旧自言自语,说一些谁也听不懂的语言。
 
    无奈之下,苏锐只能喊道:“服务员,买单。”
 
    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女服务员走进来,一看到苏锐和薛如云的姿势,立刻坏笑着,道:“哥哥,你好久啊。”
 
    苏锐满脸黑线。
 
    “我什么都没干,愣是被这个女人骑了一晚上,我冤不冤啊。”苏锐实在气不过,又往薛如云的某处打了一巴掌。
 
    既然喝了酒,苏锐也没有再开车,而是叫了个代驾,他的酒量很好,此时开车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不代表警察不会找他的麻烦。
 
    停好车之后,薛如云早就睡着了,苏锐轻轻叫了两声,人家却完全没有任何醒过来的意思。
 
    无奈之下,苏锐只能把薛如云从车里拖出来,只不过这样的话,由于她穿的是裙子,很难避免走光。
 
    苏锐只是瞥了一眼,就感觉到心脏跳的有些快,便果断的挪开了目光,直接一个公主抱,把这个让无数男人痴迷而疯狂的身体抱在怀里!
 
    好不容易来到薛如云的家门口,苏锐从包里翻出钥匙打开门,然后把她放在了床上。
 
    看着躺在床上的美人儿,依旧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苏锐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好吧,其实他已经口干舌燥一晚上了。面对这个妖精女人,他整整几个小时都处于这种干渴的状态中。
 
    “好渴……好渴……我……我这是在哪?”
 
    薛如云忽然迷迷糊糊的说道,她竟然艰难的睁开眼,想要撑着身体坐起来。
 
    “坐着别动,我去倒。”
 
    苏锐倒好热水,试了试温度,便坐到薛如云的旁边,把她扶起来,靠着自己。
 
    看她这个状态,很显然是没法独立完成喝水这种简单的行为了,只能苏锐喂她。
 
    按照一般小说的剧情来发展,这个时候的薛如云应该一个不小心打翻杯子,然后这些温水把她的衣服打湿,苏锐迫不得已之下,只能给她换衣服,但是一换衣服,就会看见一些不该看见的东西,再然后的事情……自行脑补吧。
 
    可是那是小说的桥段,和现实生活总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差距。http://piaotian.net
 
 第216章 离别的拥抱
 
    原来,就算是再极品的美女,在喝醉的时候,也是很作的。
 
    苏锐摊了摊手,只能把她搀扶进卫生间,然后便把门关上。
 
    他可没有那种变态的嗜好,喜欢欣赏美女如厕。
 
    只是,苏锐在门外,左等右等都不见薛如云出来,里面传来的水声已经消失了足足二十几分钟,他终于感觉到不太妙。
 
    这不应该是一分钟两分钟就该解决的问题吗?怎么就拖了那么久?不会发生了什么事吧?
 
    “喂,你好了没有?”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