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残也不至于这样吧你特么的怎么不去弄来八十

  里面没有传来任何声响。
 
    苏锐也顾不得忌讳了,连忙打开门,结果发现薛如云正低着头,坐在马桶上睡的正香。
 
    当然,她的短裤也没有提上。
 
    这幅风景,也不知道该说是美丽还是口味特别。
 
    苏锐只能闭上眼睛,胡乱帮她擦了一把,然后提上短裤,把她抱回去。
 
    直到把薛如云一把扔在床上,苏锐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简直是太要命了,此时的苏锐甚至可以肯定,刚才的场景绝对是对他最严峻的考验,是的,在冲进卫生间看到不该看的情景以后,他的脑子就已经变得一片空白,现在想要回想刚才的那种异样触感,甚至都想不起来了。
 
    “太怂了。”苏锐给了自己一巴掌,在独自一人剿灭幽灵魔影组织的时候,也没见到自己那么怂啊!
 
    由于对自己抗诱惑能力的不自信,苏锐终究还是决定,不要替薛如云换衣服,不要给她洗脸洗脚,不要给她洗澡,不要……貌似,是自己想的太多了。
 
    由于薛如云喝了太多的酒,苏锐并没有离开,而是钻进浴室,洗了个澡,然后和衣躺在沙发上。
 
    第二天早晨一醒来,薛如云就看到了苏锐端着一杯热牛奶坐在床边。
 
    “醒了?那就快趁热喝掉,解解酒。”苏锐把薛如云扶起来,把牛奶杯子端到她的嘴边。
 
    胃被酒精刺激折磨了一整夜,嗅着热牛奶的香气,薛如云根本就忍不住,直接一口气喝光。
 
    只不过和光之后,她似乎才意识到眼前的人是谁,立刻惊道:“苏锐?你怎么会在这里?”
 
    苏锐很无辜的说道:“大姐,你现在才反应过来?你说说我为什么在这里?”
 
    薛如云的头脑仍然有些昏沉,她看了看自己的连衣裙依然好好的穿在身上,苏锐也衣冠整齐,两个人在夜里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你真的想不起来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苏锐盯着薛如云迷茫的大眼睛,问道。
 
    后者摇了摇头,眼睛看起来有些无神。
 
    薛如云晃了晃脑袋,似乎只记得自己和苏锐到了一家川菜馆喝酒,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真的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喝多了酒的人都这样,会对隔夜的事情失去很多记忆。
 
    看着苏锐近在咫尺,薛如玉的脸上忽然腾起来两朵红云来,一贯泼辣大方的御姐此时看起来竟然有些忸怩。
 
    “你怎么了?”苏锐很是好奇问道,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薛如云露出这副姿态。
 
    “那什么……我昨天晚上喝多了之后,有没有做出……做出什么丢人出格的事情?”
 
    看来女神也是很在意自己的形象,第一反应就是这个问题。
 
    因为之前从来不曾喝多过,因此薛如云对自己的酒风酒品很不自信,万一她喝多了跳什么不雅的舞蹈,那可要糗大了。
 
    “其实也没什么。”苏锐摊开了手,如实说道:“你就骑在我身上,我……”
 
    “什么?”薛如云瞪大了眼睛,作为一个生理成熟心理更成熟的女人,她当然懂得“骑”这个字是什么意思!
 
    “你是说我把你给……”薛如云一脸的难以置信。
 
    有很多的时候,误会就是这么造成的。
 
    “不。”
 
    苏锐一脸坚定的摇了摇头:“我是很有节操的一个人,并没有从你。”
 
    “呼!”
 
    听到苏锐这样讲,薛如云终于松了口气。
 
    不过接下来,她立刻露出非常妖媚的表情,趴在苏锐的肩头,吐气如兰地说道:“姐姐都这样了,你居然那么怂?”
 
    苏锐真觉得自己连说理的地方都没有,好人没好报,这句话在他身上几乎成了铁律。
 
    …………
 
    和薛如云一起吃完早餐,两人便同去公司,只不过今天,薛如云是去辞职的。
 
    这个辞职来的很突然,事先没有一点征兆,就连林福章都觉得很意外。
 
    毕竟作为一个大型上市公司的市场部总监,简直就是要害部门的实权老大,在集团里的话语权非常重,日后有很大的几率可以晋升高级副总裁,这可是别人眼中的白金饭碗啊,她薛如云就这么放弃了?
 
    但是,薛如云所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改变,林福章也不行。
 
    作为董事长,林福章已经尽了一切力量去挽回这位优秀的市场部总监,但是薛如云还是拒绝了,每年的百万年薪对旁人来说并不算少,但是倘若要拿这些钱去面对薛家,则还是差的太远太远,拍马不及。
 
    “我看到了你的决心,我也不再认为能够留得住你。”林福章劝说良久无果,苦笑道:“这样吧,我今天晚上在君澜凯宾酒店给你送行,你可一定要去。”
 
    没想到,这样的要求,薛如云还是拒绝了。
 
    “林董,真的太抱歉,您的好意我心领了。”薛如云说道:“我已经定了去南阳省的机票,今天晚上就出发。”
 
    林福章愕然:“怎么这么着急?”
 
    薛如云笑了笑,笑容中带着一丝坚决的味道:“因为有些事情已经拖延了很多年,最近我遇到了一个人,是他让我意识到,如果这些事情再拖下去,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完成想做的事情。”
 
    “那好吧。”听了薛如云的话,林福章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伸出手去,和对方的手握在了一起。
 
    “事已至此,我也只能祝你一路顺风。”林福章知道,此时再也没有挽回的可能,他的当务之急,是寻找另外一位合格的必康市场部总监了。
 
    …………
抽筋了还是被福尔马林泡过了?脑残也不至于这样吧!你特么的怎么不去弄来八十八辆啊!那样不是更吉利!”苏锐怒气冲冲的说道:“快点叫几个人来,把你的帕萨特车队全部开走!不然我就全部派人砸了!”
 
    被苏锐这样训斥,宁海的黑帮老大李阳连一个不字都不敢说,只能乖乖听着,唯唯诺诺。
 
    林傲雪路过市场部办公大厅,听到苏锐有些气急败坏的话,嘴角露出一丝微微的弧度。
 
    经过了在南海几天的相处,林傲雪和苏锐的关系越发亲近熟稔了些,后者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成为了她最可以依靠和信任的人。
 
    等到薛如云收拾好东西走出办公室,市场部办公大厅的职员们齐齐起立,当然,他们并没有鼓掌,只是默默的注视着这位带领他们不断刷新必康集团销售业绩纪录的总监,心中满怀敬意。
 
    哪怕是最刺头的陈雷刚,也站起身来,目送他的总监远离。
 
    薛如云的离开,也意味着必康市场部一个时代的结束。
 
    当然,在薛如云的身边,还有一个身影——当然是苏锐。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