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男人翘着二郎腿看着手中的手串不要有点钱

 因此,这个苏迎龙越是对苏锐做的过分,苏锐就越是觉得心情舒畅!
 
    使劲儿作吧,看看你究竟能够作到什么地步!
 
    苏家的某些人,可能也真的该好好的管一管了!家族那么的庞大,苏老爷子和苏无限不可能照顾到所有的角落,那么,就由自己代劳好了!
 
    微微一笑,苏锐说道:“你们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当然了,我会满足你的所有期待的。”苏迎龙阴森的一笑,一挥手:“快点把他给我带上车!”
 
    于是,两个黑衣人便从左右要架住苏锐。
 
    “不用了,我自己走。”
 
    苏锐拎着箱子,转身走向了远处的一排轿车。
 
    “少爷,我们准备怎么办?”那个为首的黑衣人露出了极为阴狠的目光来:“要不要弄死他?”
 
    苏锐的听力极好,已经听到了这句话,他的眼底也掠出了一丝冷芒。
 
    一言不合便要断人生死,这个黑衣保镖看起来也是够狠的。
 
    可惜的是,这次他遇到的是苏锐,后者已经把他的样貌给深深的记下来了。
 
    “放心好了,我会折磨死他的。”苏迎龙说着,还揉了揉自己的脑门,那里的乌青之色似乎越发的浓重了起来。
 
    苏锐把这些对话全部的收入耳中,主动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这是一辆宾利添越,苏锐坐的是后排的右侧。
 
    “妈的,那是我的位置!”
 
    苏迎龙怒道。
 
    这辆新车他还从来没有坐过呢,回国之前特地让父母买的,可是,这么好的座驾,他自己还没来得及享受,就被苏锐给抢先了!
 
    珍贵的第一次啊!
 
    “土包子!知不知道这车值多少钱!”他愤怒的说道:“就算把你给卖了,你都赔不起!”
 
    已经坐进了车里的苏锐显然是听不见这句话的,可是,就算是他听见了,也不会作何反应的。
 
    使了个眼色,苏迎龙让一个黑衣人坐进了后排,而他自己则是坐在另外一辆车上。
 
    除了宾利添越之外,还来了四辆奥迪车,前呼后拥的,显得好不气派。
 
    苏锐坐在添越上,把这一切都看在眼中,他眼底的冷芒更加浓烈了。
 
    “你们这苏少爷究竟是何方神圣?”苏锐淡淡的说道,“苏家的几个少爷在首都都挺有名的,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号人物呢?”
 
    “呵呵,这也是你能知道的?”那个黑衣人冷笑着看着苏锐:“最好还是操心操心你自己吧!既然已经上了这辆车,能不能活着下去都两说了!”
 
    苏锐眯了眯眼睛,看了看车子的行进方向,似乎是在朝着苏家大院所在的位置行驶着。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苏锐笑眯眯的说道。
 
    要是这辆添越最终开进苏家大院,那可就搞笑了。
 
    不过,和苏锐预想中的还是有点区别,他们的车队在距离苏家大院不远的地方拐了个弯,开进了另外一条路。
 
    这时候,坐在添越副驾上的一个男人出声了。
 
    苏锐一开始就注意到了他,但是此人一直没说话,也就没理他。
 
    其实,从先前的表现来看,此人的地位应该是不低的,毕竟,从开始迎接苏迎龙的时候,就连司机都下了车,可是这个家伙却一直呆在车上。
 
    这个男人看起来有四十多岁,个头不算高,眼睛很小,其中透着精明的神色。
 
    他的手中一直在摩挲着一个手串,而脖子上却挂着一大串琥珀色的佛珠,那色泽和质地一看便是价值不菲。
 
    不过,他穿着黑色衬衫,戴着佛珠,便给人带来一种很不和谐的感觉。
 
    他偶尔会从后视镜里面打量着苏锐,但是苏锐却压根就没和他对视过。
 
    “在首都,有些人真的是你所惹不起的。”这个男人翘着二郎腿,看着手中的手串:“不要以为自己有点钱,就能够谁都不放在眼里,我不妨告诉你,年轻人,这次你真的是踢到铁板了。”
 
    他的语速慢悠悠的,不过,这样的语速偏偏给人带来一种非常狠辣的感觉。
 
    这是个狠人——苏锐在心中做出了评价。
 
    “我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苏锐似乎还不死心:“怎么,照你这么说,这天底下就没有道义和公理可言了吗?”
 
    他是故意把自己表现的这般傻白甜,而苏锐越是这样,敌人可能越是提不起重视。
 
    此刻,苏小受化身成为了苏小傻。
 
    “你还真是够单纯啊。”那个男人冷冷的笑道:“我倒是很想问问你,这世间什么叫做道义,什么叫做公理?”
 
    “不违伦理,不违本心。”苏锐直接说道。
 
    “说的跟放屁一样。”这个男人嘲讽的冷笑道:“可惜你不知道,这世界上只有一种东西可以称得上是道义和公理,那就是这个。”
 
    说话间,此人攥起了拳头,给苏锐示意了一下。
 
    “拳头最硬?”苏锐还是冷笑了两声:“我觉得拳头还是应该用来应对外敌,至于欺负弱小……这算什么本事?”
 
    “你还是太年轻了些,小伙子,你看看我的手,仔细看。”这个男人的嘴角露出了嘲讽的冷笑,他指着自己的拳头:“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拳头……还有指甲缝里的污垢。”苏锐说道。